运城新闻网-“差不多”女孩 也有春天
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情感讲述>

“差不多”女孩 也有春天

来源:发布者:时间:2020-05-15

记者 贺雪梅

本期嘉宾:程程(化名),女,24岁,教师

我们身边总不乏一些“差不多”女孩,她们成绩中等,长相一般,性格温和,没什么突出的地方,也永远不会给大家带来惊喜,程程就是这“泱泱大军”中的一员。但就在前不久,这个“差不多”女孩告诉我,她结婚了,而且已经有了一个6个月大的宝宝,很幸福。程程说,跟现在的老公相遇、相识、相知或许是她“差不多”人生里最特别的一段经历。

♥性格内向 我是没有存在感的“小透明”

我特别内向,不是一个会表达自己的人,从小到大,都是家长口中的“乖孩子”,或许只有“乖孩子”才会知道,懂事背后需要承受多大的委屈和不公。这样的性格让我看起来特别“佛系”,从来不争不抢,即便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,也不会主动索取。平日里,我沉默寡言,像是一个“透明人”。高中的时候住宿,有一次上晚自习睡着了,下自习铃声没听到,被锁在了教学楼中,直到十一点多宿管查人点名时,大家才发现我不在。

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窗外的云,常常盯着看半个小时都不会累,但这些行为在别人看来可能就很无聊、奇怪。大学期间,我话很少,不喜欢和大家打交道,也很少参加团体活动。为了结伴上选修课,舍友都是三个、两个一起,报一些学分比较好修的课程,只有我不一样,报了很少有人选的剪纸、太极课。我不喜欢八卦、追剧,所以总是很难和大家聊到一块。但是我也曾努力过,为了合群,融入大家,有一段时间,我狂刷了很多部当时很热的剧,在她们讨论的时候,我努力想插上话,但一说完就会冷场,对于她们说的梗,我也很难理解。大家没有排斥我,只是我觉得自己和热闹格格不入。

一次,大学宿舍的几个姑娘聚在一起闲聊,嬉闹着预计谁会先结婚,我被理所当然地排在最后一个。大家心照不宣地认为,这样的一个怪女孩,大概没有哪个男生会喜欢吧,就连我自己都这样认为。眼瞅着大学三年快过去了,寝室的姑娘一个个都有了男朋友,有的甚至都换了两三个,而我的这棵爱情树像是还闷在地底的种子一样,丝毫没有破土的迹象。

大三寒假,宿舍的几个姐妹相约一起到南方打工,为了挣生活费,我也报了名。我和另外两个舍友一起去了杭州的一家电子制表厂,公司后边就是阿里巴巴的大楼,离西湖很近。因为还没有毕业,临时打工,只能被安排做一些简单的工作,但包吃住,且工资还不低,我们就留了下来。

♥勇敢追爱

不再做“佛系”女孩

一开始,三个人都被安排在流水线上,工作几天之后,两个舍友就被调去了焊接组,只剩我一个人留在了流水线上。一条流水线大概有十几个人,我旁边是一个叫澍的年轻男孩。流水线作业要求手速快,刚开始的几天,我老出神,经常笨手笨脚跟不上速度。因为排在我的下一个,澍总要帮我安插很多漏掉的零件。或许是工作时间比较长,澍很熟练,除了让自己专注之外,我也只能抱歉地跟他说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”。后来澍跟我说,或许是我当时焦急而又愧疚的样子勾起了他的保护欲,又或是其他,他也说不上来,总之,之后的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帮着我,还教了我很多技巧。再后来他干脆跟小组长申请,调到了我的前一个位置,这样,他就能多做一些,我也不会再那么手忙脚乱了。

慢慢熟悉之后,澍的话就多了起来,奈何我不爱说话,多数都是他在逗我笑。澍是一个十分贴心的男孩,南方的冬天湿冷,宿舍也没有暖气,从北方来的我很不适应,澍就从自己家带了毯子,还专门给我买了两个暖手宝,一个暖手,一个暖脚;公司的饭很简单,汤汤水水没有营养,澍每天都会带各种水果放进我的工衣柜里;周末休息的时候,澍还会带着我去逛西湖,或者是周边的大学……

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,枯燥无味的流水线作业,因为有澍的陪伴,似乎也没那么难熬。澍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这么照顾我的男生,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,但澍无微不至的关心和默默的陪伴像是一场春雨,我闷在心底里的那颗种子终于顶破了泥土,冒出了嫩芽。

大四没有专业课,最大的任务就是论文和工作,回到学校后,在人才济济的校园中,我好像又变成了之前的“小透明”。但是我自己知道,我跟之前不一样了,看云的时候,云会幻化成他干净清澈的样子,会幻化出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时间越久,我对澍的想念就越深。他每天会发一些消息给我,有时候是一句简单的早安,有时候是一个搞笑的段子,有时候就是一个简单的表情包,我偶尔回一句,但大多数时候什么都不回复。不管我回不回消息,澍每天都一如既往,但就是不捅破我们之间的那层纸。

决定坐车去杭州找澍,大概是我这个“差不多”女孩有生以来做过最大胆的一件事情。一个人的旅程是孤单的,我不知道去了之后见到澍结果是好还是坏,但我知道,如果不拼一把,或许我的后半生还将是“差不多”的人生。但,我想要幸福。出现在澍工作的公司门口正好是他下班的时候,他看到我短短惊讶了几秒之后,就跑过来紧紧地把我抱在了怀里。在大学四年的小尾巴上,我的爱情树在这一刻终于开花了。

就这样,我们开始了一年的异地恋,一个在杭州工作,一个在运城上学。每到节假日,我都会省吃俭用攒下生活费去杭州看澍,他也经常来看我。运城到杭州的机票对于学生党一个月的生活费来说,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所以大多时候,为了省钱,我都是转站买十几个小时的动车,偶尔有特价机票的时候,才坐飞机。

♥活出自己

告别“差不多”女孩

转眼就是毕业季,毕业的同时也意味着“失业”,回到长治的我和家里“摊牌”了跟澍的感情,一如预料之中,父母亲极力反对。澍的老家在云南,他是家中最小的,上边还有四个姐姐,而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女,父母亲不想让我嫁太远。虽然我早已做好了打长久战的准备,但在一次争吵中,父亲难听的话语还是击溃了我最后的防线,二十多年来,他眼中的“乖乖女”第一次忤逆了他——我决定去新疆支教。

这个决定并不是赌气之举,而是我从小的梦想,只不过,父母亲不想让我走太远。作为一个懂事的孩子,我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起过,面对就业的压力、父母的压力,我问自己,这“差不多”的二十几年真的是我喜欢的人生么?

我人生的轨道或许在决定去杭州的那个夜晚就已经发生了偏离。也许对不起父母,但我想自私一回,为自己而活。澍什么都没有说,在我去新疆一周之后,辞掉了在杭州的工作,跑去我支教的学校附近一家酒吧打临时工,他还说服了他的父母,同意我们在晋城买房结婚。而我的父母,在我去新疆的这一年里,似乎也学会了理解和放手,时间稀释了之前的种种不愉快。

去年年底,在双方父母的见证和祝福之下,我跟澍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我感觉自己终于不再是之前的那个“差不多”女孩了。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00万彩票网 河北快3 浙江11选5 亿信彩票技巧 海南4+1走势图 奔驰彩票开奖 广西快3计划 大资本平台 小米彩票代理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