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城新闻网-小马灯照亮的童年
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河东映像>

小马灯照亮的童年

来源:运城日报发布者:魏晓玲时间:2020-05-19

那时,早上天不亮,就听见邻居红枝、桂英在胡同口叫我姐妹俩去上学。

我和三姐穿上妈妈亲手缝制的花棉衣,套上花外套,下身穿涤卡宽筒裤子,踏上妈妈做的布鞋。睡眼惺忪,凉水抹一把脸,再梳几下短发,就向西沟学校急急奔去。

天刚蒙蒙亮,教室里黑,同学们点上小煤油灯。微弱的火苗丝毫不影响朗朗的读书声。有时不小心让火苗燎着头发,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。那煤油灯,是用小瓶子做成,瓶盖中间放个铁制吸管,用绵纸搓成条塞进去做灯芯。

那时,乡亲们夜里常使用的照明工具是马灯。晚上,给牲畜添草,麦场里收拾碾好未装妥的小麦,都离不开小马灯。我们晚上从学校里、从外面回来迟了,大人也常常提着小马灯接应。

小学生爱鼓捣,我唯一的钢笔,也总是修来修去,不是吸管掉了要安,就是笔头松了要紧,弄得嘴上手上总是黑乎乎一片墨痕。

王丽英老师一个人带我们整个年级的课程。下午写字课,打开墨盒,倒点水,拿墨条研墨,按照十字格,用毛笔认真地一笔一画地仿写,写得好看的字老师用红笔圈住。珠算课上,噼里啪啦的,“三下五除二,一去九进一”,边念口诀边动手。

课间,我们也会去学校后院一片小树林子,那里种着各种蔬菜,还有许多树,郁郁葱葱,非常美。听蛙呱呱叫,蝉儿知了知了的吟唱,蟋蟀在弹琴,蝴蝶在翩翩起舞,鸟儿在树上飞来飞去叽叽喳喳,还会时常看见脚下的蚂蚁忙着找食搞运输,还有双排多条腿的蜈蚣,房子后墙上,有壁虎飞檐走壁找食吃。

男孩滚铁环,打弹弓,女孩子玩跳皮筋,周末就玩摔泥巴,还看屎壳郎滚绣球。用毛毛草钓钻在洞里的大蜘蛛,口里还念念有词。和姐妹们去田间追那一蹦即飞的蚂蚱,再用毛毛草的杆穿一串,玩够了再给鸡当美食。

中午回到家,全家人围在小桌前吃上一碗妈妈用菠菜做的面麻椒,好似神仙一般惬意。

在家也会用小铲和煤渣,用模具做煤球。假期,会和伙伴们拾红薯,捡麦穗。学校组织学生灭“四害”,上学时上交老鼠或尾巴,有任务的。

还记得小县城的电影院吗?这里承载了一代人的梦想。

我们最远就是去电影院玩,会买上一根五分钱的冰棍。卖江米球的海龙大哥,也时常挎着帆布兜在村里转,小孩会眼巴巴看着他一直叫卖着走远。

爸爸很艰辛,脸时常都是很严肃的表情。记得给爸爸要个9分洋的本子钱,都怕怕的。

最美的事,是徐克明老师给我大姐的黑色照片涂成彩色的,第一次看见彩色照片哟,瞬间姐姐的脸变成了桃花粉。还有,我们拿核桃皮压成汁,把白色的塑料布剪成指头宽的绳,染成绿色做成头绳,把头发扎成两个刷刷,再配两朵绿色的小花,走起来小辫一甩一甩,跳起皮筋小辫就飞来飞去的,像小燕子。

我和小伙伴常在院子的苹果树下、鸡窝旁玩盘锅锅做饭饭,还有你当爹来我当妈。院子里有一棵梨树,我们午睡时那知了就在梨树上知了知了地吵个不停。

我经常和伙伴们一起去地里挖野菜。上学路上,那酸枣从青涩尝到酸甜,再到红彤彤,吃了整整一个童年。

学校墙上常挂着一个板子,上面写着“专打顽皮不留情”。我是班长,就整天也拿板子吓唬其他调皮捣蛋的男孩。我们四年级四个人,老师问我们问题,我们不会,老师生气地说:“一问三不知!”

我跟着三姐去西沟洗衣服,就顺便拿了个罐头瓶,系了绳子,拴上小棍,再拿个大桶。瓶里有馍馍花,然后放入水库边上的水塘里,一小会,见那小鱼闻到馍香就一个个往里钻,没几分钟就把馍花吃得乱飞。说时迟那时快,我赶紧拉绳提瓶子,一下子会捞好几条小鱼。三姐把衣服也洗好了,我们就满载而归。那时我们没吃过小鱼,把鱼都喂鸡了,鸡都飞跳着抢鱼吃呢!

一到夏季,西沟的荷叶就像一把把小伞,叶子上有金色的水珠随风来回飘摇,那粉红色的荷花随风起舞。再到后来我们吃青色的莲蓬,有时调皮会折点靠近岸边的荷花。下雨了折个大叶子当帽子,呱呱的青蛙,一群群游来游去的小蝌蚪,滑溜泥鳅随处可见,用漏勺一勺子也捞不尽的小虾,炒一下香死人了。

最快乐的事是骑自行车,好像爸爸骑的是永久牌的,我的是凤凰牌。学会骑车后满绛县街上招摇,有时招来路人的吵吵:“骑慢点,看路着!”以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精神状态,享受自行车的快乐!

还记得学校组织看电影《张海迪》,还有看了《画皮》吓得不敢去厕所。记得撬开二姐的私密柜子,偷偷看她的小画本,偷偷擦她的雪花膏。记得去戏院看戏,人山人海,把鞋子都挤掉了。

听妈妈讲她那时住窑洞,沟里半夜时常有狼叫。夜里纺棉花,门外柴垛响,妈就给奶奶说,“没事他爹就快回来了”,吓得那贼一溜烟跑了。

妈妈在闻喜医院上班没法照顾大姐,把大姐奶出去了。听爸说大姐不知几岁回来,回到自己家晚上就一直哭着找奶妈,自己还往柳庄方向跑了几次,让爸妈好找。再后来不敢送大姐去奶妈家了,但逢年过节老人也都去看望奶妈。再到后来,生了哥,妈妈不得不停职回家照顾哥哥。因为生了男孩,爷爷就时常把哥惯得骑在他老人家脖子上。

那时候,我调皮倔强不爱哭,不过有一次彻底把我惹哭了,二姐和三姐去照相竟不带我。八岁的我哭着追上她们,才平生照了第一次相,哭后照的,好严肃哟!

童年最快乐的是摘柿子,上学路过就总看柿子树下有没有能吃的小柿子。坐在柿树主杈的感觉很美好,看到软软的红彤彤的柿子会先品尝一通。

四爷在井边提水,把井绳飞速放下,那井绳咕噜咕噜飞似转下,听到扑通声响,再来回转悠几下绳子,才又慢悠悠沉甸甸地打上满满一桶水,再用扁担慢悠悠挑回家。

收麦季节,我们好奇地看到把麦穗放入脱粒机,那麦粒就“哗哗”地流出来了。小孩跑腿给大人往麦场送喝的,还在麦垛上钻来钻去,从上面往下滑,像坐飞机一样。

童年是简朴清纯的,也是充满希望充满甜蜜的,有妈妈的味道,是终生美好的回忆。

童年的小马灯也一直照亮我走过人生的春夏秋冬。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00彩票网 福建快3走势 快赢彩票计划 幸运时时彩 博乐彩票计划群 9号棋牌APP 500万彩票 小米彩票登陆 鼎鑫彩票投注 一分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