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城新闻网-遇上李小利
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河东映像>

遇上李小利

来源:运城日报发布者:杨星让时间:2020-05-19

遇到李小利,是我的造化。

去年入冬前,我决定搬回北郊的小院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小院久不住人了,要搬过去先要收拾一番。首先是要接大暖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系列的活儿都要干:北房要在原地板上铺装地暖,再铺木地板;地面升高了,门就要改装;院子、南房、门洞都要改造重新铺瓷砖,还要改水电……想想都让人头大。现在工人难找,大点可以称之为“工程”的活儿相对还好找人,一些鸡零狗碎的小杂活,费力不挣钱,最难找到人。

邻居也在动工。我去他家参观时,正有一位瘦高个儿的年轻人在干活。邻居说,这小伙可好啦,家里有什么活儿他都能干,一些小活他也干。我让小伙留个联系方式,他撕了一块纸板写了他的姓名和手机号码。于是,我知道了他的名字——李小利。

让小利干的最大的活儿就是给北房刮仿瓷。现在刮一平方米才几毛钱,没有什么人愿意干,但是李小利二话不说就干了起来。小利的活儿干得细致,原来墻壁上的暖气片拆除后,墙面还是水泥面,需要多刮几次才能够与旁边的墙面一样。小利刮得让它们焕发出一样的光泽与颜色,丝毫看不出差别来。

地暖安装完毕,地面升高了,铺地板的师傅原来答应找人改装门。师傅说,找了好多工人,要价太高不说,干木工活的干不了铝合金,干铝合金的干不了木工活,你主家说咋办?无奈之下我问小利能不能干了?小利说能。铝合金门、实木门小利都给改装得合合适适。

我问小利,怎么叫这么个名字,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。小利说,他爸就是给他起了个女娃名字。他们弟兄四个,大哥二哥出生后,又生了三哥,他爸想要女儿,便给三哥起了一个女娃名。生下他又是男娃,他爸气得连名字都懒得起了,从老三名字里拿出来一个字,加了个小字,就成了他的名字。小利说他在家里没人爱见。我听完笑了,他爸和我一样,想要女儿想疯了。我还推测,这个小利先前一定是叫小丽,他大概觉得太女性化了,才改为小利的。这是我的猜想,没有好意思问他。

工程接近尾声,墙上需要挂些字画,小利搬着梯子爬高上低地忙活,也不要我帮忙,独自把字画挂得端端正正,安排得井然有序。

要上南房的平房顶有架小梯子,上到檐板上有一道矮墙,年轻时腿一迈就过去了,现在上了年纪,想迈过去有点吃力。我寻思着用剩余的砖和水泥砌成台阶,方便上下。小利说檐板承不起重。他的目光扫过院里的东西,停留在一块木板上,问我这个还用吗?我摇摇头说没有用。小利拿起这块木板又锯又钉,一会儿就做成一个漂亮的台阶式的木梯,置放在檐板上,既好看又实用。

工人给卫浴间、院子里走的水管,塑料龙头都很短,贴着墙壁,一放水溅得墙上都是水,小利把它们全换成了加长的不锈钢龙头。洗衣机的龙头下有一个墩布池,小利给换了一个两用龙头,龙头后边接着洗衣机的上水管,前面墩布池用水一点也不受影响,让我开了眼界。

这儿要扯根电线,那儿要安个插座……家里的活怎么这么多。我家的工程干了多少天,小利就干了多少天。扫尾工作更是小利一个人在忙活。

工程队开工前,都会要我预付一部分钱款,用于购料,工程一完,结账走人。小利在家里干了这么长时间,那么多的活,没有让我预付一分钱,就是那些购料款,也是小利垫付的。

终于干完了,我让小利把账算一下。小利算出后,我尴尬地同小利商量:先付一部分,剩余的年前给你行吗?小利一口答应说:行。叔,你多会有了再给我。

小利的回答让我感动不已。

我们老两口没有积蓄,只指望每月的工资。工资一到,赶忙付给工程队,稍迟一点,工人便要罢工。现在工人难找,何况咱的活儿太小,人家本来就不想干,咱得觍着脸,看人家脸色行事,唯恐得罪了人家。遇到小利,从头到尾没有提钱的事,让我的压力减轻不少。

我给小利说好的还款日期本来就留有余地,可能是要过年了,工资竟然提前到账了。我看到手机上的提示后,马上就给小利打电话,让他过来取钱。小利说,叔,这马上就要过年了,你也需要花钱,年后再说吧。

是啊,马上就要过年了,我是缺钱,但人家娃是上有老下有小,一大家子人呢,说不定就指望小利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过年哩。

第二天我把钱取好,装进一个信封里,写上小利工钱。我又给小利打电话,催他过来。小利还是那句话,让我留着过年。

我又催促几次,小利才在年前把钱取走了。

清明节前一天,我要回去上坟,起床便早了一点。在卫生间洗漱时,身后的电表盒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灯一下子灭了,没电了!

上完坟回家的路上,我给小利打电话。小利说他在芮城干活,明天他也要回家上坟,晩上回来先到家里看一下。

家里停电,做不成饭,就连口热水都喝不上,没有办法,我们只能在街上饭店吃饭了。吃饭中间,我想起小利说晚上过来检查线路,到时黑灯瞎火的看不见怎么修理?于是我又给小利打电话,小利说,叔,我现在马上回。

老伴儿说,反正家里没有电,她不回去了,在商场转转,我便独自一人坐公交车回家。回来换好衣服,正在卫生间洗脸,听见有人敲门,我赶紧去开门,小利笑盈盈地站在门口。

真是难家不会,会家不难,小利一番检查,发现是连线了,两根电线都烧断了。小利麻利地换好电线,闸一合,灯亮了。

我长舒一口气,放下心来。

小利急着要走,我说把钱拿上,小利说不要。等我拿着钱追到门外时,小利已经开着车走了。

这娃,让我说什么好呢?娃从芮城赶回来,连口水都没有喝,干完活就走了。

小利好人,好人小利!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山东11选5走势 五分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鼎鑫彩票注册 小米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小米彩票手机app下载 500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