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城新闻网-我在那个夏天,瞬间成长
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情感讲述>

我在那个夏天,瞬间成长

来源:发布者:时间:2020-07-03

本期讲述者:阿酸(化名),女,27岁,自由职业

每过几年,都会迎来一个比以往更加漫长的夏天,蝉的聒噪声与树下温暖的光影,你挥过手逐渐远去的脸,以及刚说了再见便止不住的想念……它在记忆里从不换季,哪怕一晃数十年,只要回想起,就依然还是那个夏天。我在夏天认识你,又在夏天与你别离,就像夏天的阳光必然灿烂无比,而夏天的骤雨也都是乌天黑地。——《每个夏天都漫长》

童年,懂事的背后是隐忍和委屈

我生长在单亲家庭,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,父亲在我的脑海里只是一个虚幻的概念。“爸爸”二字连同那份本该有的爱,打我记事以来,从未出现在我们母女俩的世界里。妈妈要强,不允许自己的女儿比别人差,就让我早早去了幼儿园读书认字。虽然是班里最小的孩子,但我的成绩却是最好的,从小学到初中,一直都是前几名。老师很喜欢听话、成绩又好的孩子,难免会有偏颇,不论是在课上还是课下,我都能感受到自己被优待。

或许是太想要得到大人们的认可,他们越表扬我,我就越想要做到最好,不让他们失望。老师不让抄作业,我一定不会把作业给别人抄;考试不让作弊,我就一定不会帮同学传答案;妈妈喜欢我考第一名,我就上课认真听讲,下课完成作业,还故作懂事,央求她为我买课外的试题册,报假期补习班。在大人们眼中,我就是“别人家的小孩”,听话、懂事、成绩又好。

这份懂事换来了他们的夸奖,也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心,但是却一点儿都没有给我带来快乐。正是这份为了讨好大人的懂事,让我在同龄人面前显得格格不入、不合群。我经常听到一些不入耳的脏话,说我装清高、假正经,是“叛徒”,是老师的“狗腿子”,有时还会收到夹在书本里匿名纸条。在他们有意无意的话语间,我额角的一小块胎记也成了他们的攻击对象。这些在成年人看起来蹩脚的行为,似乎也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,但是对一个敏感的青春期女孩来说,是那么刺耳,令人难堪。

额角那块小小的胎记被我无限放大,成了抹不去的心结,成了我自卑的根源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,我开始在意起自己的容貌,为了遮盖,我剪了厚厚的刘海,但余下眼角遮盖不住的那一块仍使我不敢与别人对视。

我的性格有点像妈妈,敏感、要强,只要是能通过自己努力改变的事情,不管多难我都会咬着牙去完成,但,容貌这个事情,我是那样无力。

相遇,我被他的文艺气质吸引

上了高中之后,我就更不爱说话了,繁重的课业让我无暇顾及其他。三年的高中时光对我来说,除了埋头苦读,似乎也没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。高考结束后,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,我去了西安,到舅舅家和表哥一起打暑假工。白天我们在麦当劳打小时工,闲暇时,哥哥便会带着我跟他的一大帮朋友玩。

有时候在某个朋友的家里,大家一起闲聊,有时候会一起漫步西安街头,或者在路边的烧烤摊,拿一把吉他,几个简单的和弦一扫,大家的兴致就起来了,一人起头,其他人就跟着唱起来。大家一起唱张楚的《姐姐》、海龟的《男孩别哭》,唱了好多我之前不太了解的音乐。经常弹吉他的人叫小杰,常常戴一顶黑色的鸭舌帽,有点崔健的味道。大家起哄喝酒的时候,他就在一旁拨弄着他的吉他,一声不吭,朋友们似乎也习以为常。

我因为自卑,习惯了不和人主动交谈,但哥哥的朋友们都很热情,又因为我年纪比较小,大家都很照顾我。日久天长,跟大家熟稔起来之后,安全感一点点积累,我原本乐观积极的一面开始展现出来。从朋友们的口中,我七零八碎拼凑出了小杰的大概信息。他是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一名学生,有一个谈了五年的女朋友,但是前不久分手了,具体原因谁也说不清楚,只知道这件事对小杰打击很大,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走出来,但却没有以前那么开朗了。大家担心他,常常喊他出来散心,他也不抗拒,跟大家一起唱歌、聊天,但却感觉不到他从前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了。

小杰身上有一种矛盾的气质,他是健谈的,但所有人喝醉之后,清醒着的他却常常怔怔地发呆;他是开朗的,可以跟着大家一起闹,一起唱,但当他拨弄吉他的时候,却又让人觉得很忧郁。他安静的时候,我会不自觉回想起以前不快乐的自己,说不上是同情还是感同身受,有时候突然就会莫名其妙地情绪低落。

相知,他教我重新认识自己

我对他迷恋又崇拜,我最喜欢看他戴着黑色帽子、猫着腰拨弄吉他的样子,有点文艺,又有点历经世事的沧桑。在这份情愫的推动下,我鬼使神差地跟哥哥要了他的QQ号。

刚开始,我还小心翼翼地故意找话题聊天,没想到后来我们越聊越投机,除了音乐,他还会和我聊很多哲学和文学的东西。我们从弗洛伊德聊到荣格,再从叔本华的《生存空虚论》、柏拉图的《理想国》聊到博尔赫斯、伍尔夫,他像是我的一位精神导师,在我的思想世界里构建起绝对的精神自由,教我认识内在的自己,认识外在的世界。

荣格根据人与环境互动模式的不同,将人的性格分为外倾型和内倾型两大类。外倾型的人活泼开朗,很容易与外部世界和谐相处;而相反,内倾型的人会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,心思细腻敏感。外倾和内倾存在于每一个人的性格中,只是这两方面的特质不会同时表现出来,往往某一方面的特质会占据主导位置,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和习惯。这些都是小杰告诉我的。在世俗的眼光中,外倾型人格的人似乎更受到大家的欢迎,他们外向率真、可以很自然地与周围的环境相处和谐,而内倾型人格的人慢热内向、沉默寡言,常常被人诟病。在之前,我一直认为内向是一种性格缺陷,也曾深深地为自己的性格自卑,想要改变却又在改变中痛苦不堪。小杰告诉我,内倾型人格只是不同于外倾型人格中的另一种性格,并没有什么对与错,好与坏。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曾对我说过的一句话,“别让灵魂流浪太久,总在自己以外寻找自己”。

为了跟上他的节奏,我看了很多书,内在的丰盈会忽略外在的不足。我开始更加注重精神层面的充实,学会正视自己的容貌,接受不完美,也学着和过去不肯放下的自己握手言和。

重逢,归来我们仍是少年

高考完的那个夏天炎热而漫长,我迎着西安的风,认识了小杰,也结识了一群可爱的朋友,他们热情浪漫、真实自由,让人怀念。假期过后,我到北京上学,很少有机会跟大家聚在一起,也再没有遇到像他们一样的朋友。可那个夏天炎热的风,我却始终记得。

去年,太原草莓音乐节,有海龟先生、痛仰和黑撒的现场,我尝试着联系他们,没想到大家一拍即合,叫嚷着一定要来。初见时,陌生的疏离感让彼此还有些拘束,但当痛仰的《愿爱无忧》唱响时,现场有人开起了“小火车”,我们搭着彼此的肩,也加入了热闹的“火车”队伍。大家蹦着跳着,在漫天飞扬的尘土中,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天,看小杰弹吉他,一起唱《愿爱无忧》的那个夏天。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北京pk10 500彩票网 pk10怎么玩 极速3D彩票 福建泰顺棋牌俱乐部 亿信彩票官网 小米彩票开奖 幸运时时彩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