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城新闻网-周泽闻山水画的诗意赏读
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>

周泽闻山水画的诗意赏读

来源:运城日报发布者:祁世坤时间:2020-07-30

芦苇晚风鸣

周泽闻是当代著名的山水画家,大号蒲坂居士。他是在联合国总部南展厅举办个人画展的四个华人画家中的一位。

唐朝的山水田园诗人王维,苏轼评他的诗是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。读他的诗,可谓诗情画意,如他的《辋川集》,简直就是一本画册。我想他是把自然界的美景先捕入眼帘,在心里绘成图,再写进诗里的吧?我们现在读他的诗,就是再把它还原成大自然中的山水实景。而周泽闻显然受王维影响巨大,一些画作就是直接以诗题入画的,如《西塞鹭飞》《风雨欲来》《海上生明月》《会当凌绝顶》《出山泉亦清》等,都有着唐诗的影子。

我国古代的山水诗,有悠久的历史传统。古代的山水游记文学,始于魏晋时期,其直接的表现就是山水诗,代表人物是“二谢”,即谢灵运和谢月兆。之后的陶渊明则是山水诗的集大成者,他是东晋著名的田园诗人。其实山水诗和田园诗,二者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,又统称为山水田园诗。到了唐代,出现了五大山水田园诗人——王维、孟浩然、储光羲、韦应物、柳宗元。山水田园诗歌注重意境的创造,因而又称为意境诗歌。我国古代美学具体到诗歌意境,实质是人和自然的关系。

当年,周泽闻走出黄土地,直下海南岛,头也不回地走进五指山中,一去就是七八年。他踏遍了海南的山山水水,沐浴了海南的风风雨雨,椰林深处有着他的身影,黎族民居留有他的印记。他不为时潮的大流所惑,全身心地投入所追求的事业。说他是苦行僧也罢,说他是寂寞冷也行,他完全陶冶于大自然的肃穆宁静,沉醉于绘画艺术的意境之中。他应该是大苦之中有着大乐。当他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时,已然是修成了正果。

我们读他的画如同读诗一样,有助于扩大视野,打开想象的空间。一幅《苍生》图,其丰富的精神内涵和美学冲动令人油然而生敬畏之心。敬畏大榕树那盘根错节的劲健,那枝叶密织的坚柔,那老树新生的焕发,那风雨岁月的往复,大自然就是在这生死轮回中更见勃勃生机。透过这幅画图,你尽可展开想象的空间,沉思于那大自然揭示的生命哲学。这幅画是一首对生命的颂美诗,是一首对生命的礼赞歌。

又如“天上的云朵,簇成了立体的花朵,群鸥乱飞在暮色之中,风萧萧,山峰、椰树、小洲都开始收紧自己,内敛,这种风暴将至的感觉,反使景物显出了一种特殊的充满张力的沉静”。这是一评论家对其画作《暴风雨来之前》的评论。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氛围,大有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的沉寂,又有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惊恐。这使人易于联想到高尔基的散文诗《海燕》,那种暴风雨到来之前,大海上狂风卷着乌云的景象,海燕像是呼唤风雨的精灵。这是特意描写俄国早期无产阶级革命的状况。在现实生活和斗争中,人们也往往会以暴风雨的洗礼喻比,满怀激情地迎接着一种崭新的景象或崭新的局面。这幅画展现了大自然的生动杰作,动中有静,静中寓动,给人以诸多遐想,去想象和探求自然界的伟势和奥妙,似乎其中蕴含着一种禅意。正如宗白华先生说的“禅是动中的极静,也是静中的极动,寂而常照,照而常寂,直探生命的本源”。

他的《漓江情》《椰林曲》等画作,密林的高深,苍山的巍峨,江流的秀美,大自然的壮阔,通过江上的渔人小舟,以至林间牧人的身影的极度反衬,都显现在了我们的面前。这种情和曲,都热切地讴歌了大自然。还有一反郑板桥画竹删繁就简的写意,而见浓墨重彩的竹影和被狂风搓揉得失去原形、几成黑团状的椰树,都使我联想起杜甫诗句“千朵万朵压枝低”的意象。他的《流淌》《激流》《涛声》,可谓溪流三部曲,不仅绘形绘色,而且有色有声,你似乎能借助柳宗元的诗句“寒藻舞沦漪”“涧急惊鳞奔”“泓澄停风雷”分别感受到那种韵味。那是流淌中似见水藻的轻歌曼舞,在激流中亦见鱼类的奔涌而下。那惊涛似乎是凝聚了的风雷,远远地也能听见隐隐的雷声传来。

周泽闻并不满足于在中国传统画上的造诣,其画风兼南北之长,熔长安画派和岭南画派于一炉,又融入西画元素,取东西绘画艺术之优,别开生面,自成一家,从而实现了他艺术生涯的三级跳。他的艺术追求是无止境的,正如联合国给他颁发的荣誉证书上说的“其作品反映了自然,并隐于动态中的宁静,他天才和成功地将中国的传统艺术和西方绘画手法相结合,在绘画艺术上并形成了自己的个性艺术风格”。又如他在个人画展邀请书上写的,“我在以我的意志创造着我心灵中的万物世界,更要不遗余力地去完成一个艺术家的使命,去追求完美”。读周泽闻的艺术人生,他画作中的泥土香味依然扑鼻,也正如他说的,“能在联合国举办个人画展,这是世界人民对中国人民和中国艺术的肯定,我非常自豪和自信,我不会忘记哺育我的三晋人民,更不会忘记那片黄土地”。

周泽闻进入古稀之年以后,时常回到家乡居住,许是老来更加亲近根土的人之常情。去年,他拾起画笔,画了三米长幅的画作,拟题“撬动海门”,征求我的意见。我说不如改成“叩问海门”更有诗意。他认同了,也见他对海南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。他别号山雨斋人,当是指他的海南画室。海南当是他的第二故乡,他是在那里最终成就了艺术人生,其本身也是诗意的。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五分时时彩 鼎鑫彩票投注 大发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安徽快3走势 北京pk10 小米彩票娱乐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大有彩票开户 小米彩票代理